文殊 菩提

您好!欢迎来到文殊菩提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佛学 > 正文

什么是时间?

发布时间:2019-09-24 | 信息来源: | 点击数:53
 [放大] [正常] [缩小] [加粗] [打印] [字体:12px]
背景色:


  人类的终极关怀(Ultimate Concern)源于人类对于自我、对宇宙的终极困惑及强烈的求解欲。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人生短短几十年,个体生命价值之究竟意义是什么?宇宙从哪里来?宇宙到哪里去?宇宙有边还是无边?什么是时间?什么是空间?运动是绝对的还是静止是绝对的?如是行行总总的问题都属于终极关怀范畴。

  总体而言以古印度、古中国为代表的东方哲学更侧重关于对第一个问题,亦即“人”的问题的回答;而以古希腊、中东犹太教为代表的西方哲学则更侧重于对后者宇宙问题的回答。两者之间有共同、有交融,更有分歧和对立。

  哲学是科学的先导,有什么样的哲学就有什么样的科学。古中国哲学开启了人类历史上一枝独秀的中医药学;古印度哲学则创造了人类思想与智慧的皇冠之珠“佛教”,并体悟了生命的最高层级“佛陀”。古希腊哲学引领了整个近代自然科学的蓬勃发展;中东犹太教与古希腊哲学的融合,孕育了今日的基督教文明;并将宇宙的第一推手、宇宙万物的第一因归于上帝的荣耀。

  关于以上终极关怀的问题,四大文明几乎都有各自的解读,各自的角度和立场;但对于“什么是时间”,东西方文明却有着空前一致的认知。

  什么是时间?古圣先哲的一致回答是:时间如梦幻,根本不存在!时下的网民则把时间形象地解读为:时间是一把杀猪刀,不仅夺去你的容颜,更会夺去你的生命!

  在展开关于时间的哲学讨论之前,我们先看一个关于生日蜡烛的寓言故事:

  传说一个贪玩的小男孩Jack,在深林中迷失了回家的路;当天色渐晚,暗夜笼没一切的时候,Jack变得惊恐万分,开始没命地狂奔;忽然间漆黑的夜里出现了一抹忽隐忽现的灯光,Jack欣喜若狂,有灯光便有人家,有人家便可得救;他没命地奔向灯光,及至走近时,他才发现,灯光是从一个教堂式的建筑里面放射出来的;Jack围着教堂走了一圈又一圈,试图找到进入教堂的大门,可最终发现除了窗子以外,整个教堂并没有门可以进入;教堂里面则点燃了数不清的蜡烛,有刚点的,也有燃烧殆尽的;而且更为奇特的是,虽然所有的窗户都是紧闭的,但每一尊烛火都似乎在风中摇曳一般,不停地摇曳着。正当Jack聚精会神之时,后面走来一位穿着像巫婆一样地老奶奶;Jack好奇地问她,为什么房间里点了那么多蜡烛?老奶奶答“因为每一个蜡烛都代表一个人,蜡烛的长短正代表着他剩余的寿命”;Jack又问为什么我不能进入这个房间?奶奶答“因为没有人能走入另外一个人的寿命”;Jack想了一下,又问:那么哪一个蜡烛代表我自己呢?老奶奶默然无答,因为自己的寿命只能自己走完;最后Jack忍不住又问了一个问题:所有的窗子都是紧闭的,为什么里面的烛火在摇曳?是哪里来的风呢?老奶奶答“哦,那是时间之风在吹拂我们的生命!”;说完这句话巫婆奶奶便和黑暗一同消失了;Jack也找到了回家的路!自哪以后Jack村子里的人,便流传下来一个习俗,就是每当满岁过生日的时候,便要吹灭和岁数相同数目的蜡烛,以代表时间之风吹灭了往日的岁月!

  所以什么是时间,时间正是一把杀猪刀,不仅雕刻了我们的容颜,也啮食了我们的生命。

  那么古圣先贤们是怎么来看时间的呢?古罗马帝国时期天主教思想家奥古斯丁如是说“过去和未来只存于人的头脑中”;换而言之时间只是一种主观现象,是意识的产物,而并非真实的存在。

  奥古斯丁在他的著作【忏悔录】中对时间做了进一步的思考,并进一步推演了,现在依过去和未来而存在,如果过去和未来不存在,那么现在(佛教喜欢用:当下)也就不存在。过去的已灭,将来的还未生,如果现在保持不变,现在即是永恒,也就没有了时间;“现在”之所以存在是因为“现在”即将不存在,所以“现在”是相对“过去”而存在的,是相待法,过去不存在,现在自然也就不存在。如果我们非要给“现在”一个长度,比如我将今年称为“现在”,那么一年有12个月,总有几个月在过去,也总有几个月在未来,而未来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进入过去;如果我们把今天称为“现在”,一天有24个小时,总有几个小时在过去,也总有几个小时在未来;如果我们把一秒称为“现在”,那么前0.5秒在过去,后0.5秒即在未来。“现在”我们只要给一个长度就能分成过去和未来。如果我们把一个小到不能再分割的点称为现在,也就如同圆周上的一个点,那么这个点一定没有长度,因为只要有长度就能分出过去和未来;而这种没有长度的“现在”,如果说存在,就只能是理论上亦即主观意识上的存在,而事实上的不存在。所以在奥古斯丁看来,过去、现在、未来都是主观上的存在,事实上的不存在;亦即只存在于人的头脑中。

  此外基督徒们也普遍地相信,上帝创造了时间,但上帝不在时间中;上帝也创造了人类,却把人类放到了时间里;所以无论是时间,还是人类都是从上帝那里开始的;按照佛教的逻辑,有生者必有灭,时间既然有生,自然也就有灭,因而时间仍然是生灭,是虚幻;佛教从逻辑上否定了时间作为无为法的可能。

  17世纪德国哲学家康德将奥古斯丁时间是主观的这一思想进一步阐发为“时间、空间、因果关系和其它存在的基本范畴都是主观强加于世界的”。康德想表达的,时间是主观强加给客观世界的,是人类的主观意识在客观事物上安立的名相;比如把日落看作一天的结束,这一天也就成了“昨天”,“昨天”便是一个我们安立的名相;我们把日出看作是一天的开始,这一天也就是“今天”,“今天”同样是安立的一个名相。

  下面我们再来看东方的佛教,特别是佛教的唯识宗是怎么来阐述时间的。

  佛教唯识宗,将宇宙万法划分为五大类共100种:色法11种,心法8种,心所法51种,心色不相应行法24种,无为法6种,合计100种,号称百法。其中的心色不相应行法是特指哪一类:首先它们不是心法或心所法,因为心法及心所法的基本特征是“了别”,心色不相应行法没有了别功能;其次也不是色法,色法的基本特征是有质碍或者说有质量,心色不相应行法没有质量;再其次,它们当然也不是无为法,无为法的基本特征是过去、现在、未来永恒不变,没有生灭,而心色不相应行法是有生有灭的;排除了色法、心法、无为法三类法以外剩余的诸法均可归入“心色不相应行法”,虽然只有24种,实则包罗万象;人类社会形而上的内容,绝大部分归属“心色不相应行法”。24种心色不相应行法,其中就包括:时-时间、方-空间、流转-前因后果,亦即因果;其它还包括名、句、文、成、住、坏、空等等。

  康德前面提到的时间、空间、因果等悉尽包括在心色不相应行法之中;没有证据显示17世纪的康德是否有受过大乘佛教思想的启迪,但其论述的结果却是高度一致的。

  心色不相应行法,最直白地说就是人类的主观意识基于基于色法、心法、甚至无为法而安立的“概念”;这些色法心法可以是真实存在的事物,比如人们可以享用的各类具体的果实,我们据此安立一个名称“水果”;也可以是本质上根本不存在,只在人类脑海中想象出来的事物,比如乌龟的毛发,兔子的“角”,据此安立“龟毛兔角”;唯识学将其界定为“实法”和“假法”;我们的主观意识即可在“实法”上安立名相或者概念,诸如森林、军队、国家等等。同样我们的主观意识也可以在想象的、不存在的“假法”上安立名相,如前面说的“龟毛兔角”。
而时间正是后者,本身不存在,是想象出来的,我们在这个想象出来的事物之上又安立了过去、现在、未来等诸多名相。按照唯识百法的分类,时间、空间都是人类主观意识安立的概念,无论是概念所对应的“法”本身,还是概念这个名相,都是我们头脑的产物。这个结论和奥古斯丁及康德的结论完全一致,并且否定的更为彻底。

  我们再来看中国唯识宗的鼻祖,三藏法师唐玄奘是怎么来论述时间的:
 
  《成唯识论》卷三说:“因果等言皆假施设,观现在法有引后用,假立当果对说现因;观现在法有酬前相,假立曾因对说现果。假谓现识似彼相现”;因为“时间”作为法本身不存在,因而玄奘法师只能借用因果来诠释时间。这段引文的重点是这一句“假谓现识似彼相现”;前面几句话的意思是前因后果的时间顺序是我们主观意识安立的,亦即康德所说的主观强加于客观的;我们认为当下存在的事物是未来事物的“因”,能引发未来的果,所以现在是未来的“因”;而当下存在的事物又是过去的事物作为“因”而生出的“果”;所以当下的事物对于未来的事物它就是因而,而相对过去的事物,它就是果。“假谓现识似彼相现”意思是说当下的“事物”无论是作为前因之果,还是作为后果之因,包括与当下事物相链接的过去的事物和未来的事物,都是当下的主观意识安立的、想象出来的;我们把昨天称为过去,把明天称为未来,把今天称为当下(现在);事实上过去、现在、未来都是我们的主观意识安立的名相,并非真实地有一个叫“时间”的东西存在。玄奘法师的这段论述借用否定前因后果,进而也否定了时间;亦即时间和因果都是头脑主观意识安立于客观事物之上的概念,是头脑的产物。瑜伽师地论也有着类似的描述,在瑜伽论五十二卷说:“云何时?谓由日轮出没增上力故,安立显示时节差别”;就是说人类根据日出日落安立了时间、气节的概念;时间是人类主观意识安立的。

  基于上述东西方智慧对于时间的阐述,我们可以得出一个一致的结论:什么是时间?时间是人类主观意识依据客观万法而安立的概念,时间只存在于人类的头脑中,并非实有其体。人类安立时间是为了测量变化,亦即时间是变化的度量衡,没有变化就没有时间,即是永恒!
上一篇:佛教是如何和科技一起与时俱进的
下一篇:海涛法师:不要诽谤任何宗教 佛法才是究竟
心得分享
查看详情
佛乐美图
查看详情
活动查询
查看详情
自我测评
查看详情
关于我们
查看详情